行政机关“停职”行为的司法审查

发布时间:2020-05-09 14:55:00

法院经审理认为,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未经批准,业主不得在物业管理区域内修建建筑物、构筑物。违反规定的,责令限期拆除,可以并处罚款。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在特定情况下(如生活困难)可以决定限期中止拆迁决定。在这种情况下,杜某违法建筑是否应当立即拆除,是一个行政执法问题,可以在相关执法程序中考虑。被告人虽已立案侦查,但未在合理时间内充分履行法定职责。根据人民法院《关于撤销行政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院建议被告在判决前继续履行法定职责。随后,被告于2013年6月3日接受建议,限期作出拆迁决定,并告知原告。原告申请撤诉后,法院裁定准许撤诉。

法院经审理认为,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未经批准,业主不得在物业管理区域内修建建筑物、构筑物。违反规定的,责令限期拆除,可以并处罚款。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在特定情况下(如生活困难)可以决定限期中止拆迁决定。在这种情况下,杜某违法建筑是否应当立即拆除,是一个行政执法问题,可以在相关执法程序中考虑。被告人虽已立案侦查,但未在合理时间内充分履行法定职责。根据人民法院《关于撤销行政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院建议被告在判决前继续履行法定职责。随后,被告于2013年6月3日接受建议,限期作出拆迁决定,并告知原告。原告申请撤诉后,法院裁定准许撤诉。

据原告及其代理人介绍,原告房屋下101室业主未经任何有名部门同意,擅自在一楼建造房屋,给原告房屋安全造成严重隐患。原告投诉后,被告虽进行了调查,但在确认对方违法行为后,仍没有责令101号房业主限期拆除违法建筑,这显然属于行政诉讼法上的不履行法定职责。同时,住房困难不是违法建设的原因,被告不处理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应当由法院予以纠正。

据被告浦东城市管理局介绍,被告于2012年11月接到原告申请后,经立案和现场调查,查明杜某等101号房业主确实存在违法建筑行为。由于101号房居民的实际困难,经杜某和居委会申请,被告人决定将拆迁决定延期,待街道和居委会协助101号房居民改善居住条件后再作处理。被告人已按照法定程序履行职责,但因客观情况中止履行,不存在不履行或迟延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

一位市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101号房的业主违法了,但他们家的经济条件很差。原来的房子不够住,他们不能租也不能买。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行为是正当的。被告浦东城市管理局看到这种情况,暂时没有要求他们拆除。这种做法保护了弱势群体,也是执法为民的表现。法庭应该支持被告。

一位学者认为,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需要考虑合法性和合理性的要求,而依法行政是前提。本案的发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时期行政管理的发展趋势,即越来越重视行政行为的合理性和可接受性。但是,灵活性和合理性并不是放弃依法行政的理由。在本案中,被告人决定暂缓办理没有法律依据,这无疑是迟延履行法定职责。在实际执法中,行政机关应当在严格依法行政的基础上,尽可能采取措施,救助生活困难的亲属,保护其基本权益。

被告人发现对方违法建房,考虑到对方生活困难等客观因素,构成迟延履行法定职责的,决定暂缓办理。

当被告得知违法建筑的业主病情严重,房屋不足,立即拆除将给其家庭带来较大困难时,作出“暂缓处理”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但没有法律依据,上述情况不能作为正当理由行政机关不予作出终处理决定的。

首先,对方生活困难不是不可抗力,影响被告及时作出处理决定。不可抗力是指不可预见的、不可避免的、不可克服的情形,属于民法的法定例外。在行政执法领域,行政机关也可能因这种情况而不能客观履行职责,排除其违法性。虽然101号房业主在这种情况下所面临的情况值得同情,但政府和社会也应该积极帮助,但这种情况并非不可逾越。如果政府有关部门能及时加大对家庭的帮扶力度,通过保障性住房解决家庭住房和生活困难,被告人完全可以在一定期限内作出拆迁决定并切实执行。因此,相对人生活困难不属于不可抗力,也不能排除行政机关迟延处理的违法性。

二、“中止治疗”损害其他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行政机关除依法享有“自由裁量权”外,不能随意放弃或拒绝履行,因为一旦不履行法定职责,就有可能侵犯特定利益相关者的权益和公共管理秩序。在天井内建房,客观上缓解了用户的住房困难,但未经批准建设,破坏了正常的建设规划秩序,影响了楼上居民的安全。为了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应当纠正这种违法行为。

三、被告的行为构成迟延履行查处违法建筑职责

如果行政主体能够客观地作出实体处理的决定,但事后不作出,即使接受了申请,甚至开展了调查取证工作,也不能视为履行了法律责任。如上所述,本案非法建造的101号房业主虽然生活困难,但这一事实并不构成被告人作出决定的有效障碍,被告人可以作出实质性决定。因此,虽然被告人承认对方违法事实的存在,认为应当履行查处义务,但无法律依据的“暂缓处理”决定,导致本案各方权益长期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构成《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迟延履行法定职责”。

四、对方难以履行义务的情形,可以在执行程序中考虑

本案中,被告认为违法建设的101室家庭存在现实生活困难,正在解决中,遂采取暂缓执行措施。应该说,被告扶贫、维护社会和谐的出发点是正确的,值得提倡的,但被告混淆了行政决定与行政执行的区别,造成了自己拖延履行法定职责的困境。行政决定是行政机关依法确认和处理的行为,行政执行是实施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决定和行政命令的行为。对方拒绝积极执行的,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可以强制执行。虽然在侦查起诉过程中被告人暂缓处理没有法律依据,但并不意味着法律规范完全“不人道”。事实上,现行法律为行政机关在执行过程中处理此类情况提供了合理的行政空间。《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暂停执行:当事人确实难以履行或者暂时不能履行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行政决定后,当事人有困难等情形的,可以决定中止执行。本案中,被告人限期作出拆迁决定并进入执行程序后,相应的行政机关可以依照行政强制法的上述规定暂缓执行,给101号房家庭合理的时间解决住房困难政府部门的协助。有关问题解决后不自行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恢复强制执行。这样,行政机关不仅履行了查处违法建筑的法定职责,也不会因立即执行而使相对人面临严重危机。执行障碍消除后,有关行政机关可以及时、方便地恢复执行,有效维护行政秩序和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